文字練習之粗暴的甜


文字練習之粗暴的甜 朋友飯聚,少不了來個飯後甜品。不論男生女生, 都好像與身俱來有多一個專屬甜品的胃,無論正餐有多飽,仍然可以吞下一大盤甜品! 甜品種類很多,中式有傳統的糖水,感覺養生有益,少點罪惡感;西式的通常賣相精緻討好,未吃先開心!我常常吃甜,但從來沒有飯後甜品癮,不論中式西式,都只限於一啖起兩啖止,要以個人力量去完成一份甜品,是有點吃力的。相對精緻養生的甜品,我吃的甜比較原始,而這種原始應該是自小陪養出來。 記得小時候,有一次外婆給我一顆蜜棗,拿在手上,感覺硬崩崩的,有點醜,不太似食物,但舔了一下之後發現是甜的,便開始咬著吃,吃了一顆之後還想要另一顆。之後久不久便嚷著外婆再給我蜜棗,當然並非每次都如願以償,不過後來給我發現了蜜棗是被藏在廚房高架上的玻璃瓶之後,便直接到那𥚃偷吃。 當時蜜棗的鄰居是冰糖,是廚房的另一個寶藏,也是另一偷吃甜食。雖然冰糖的手感也是石頭般硬,但看上去卻像是淡黃色半透明的寶石,比起密棗,當然漂亮得多,而且味道清甜,很快便取代了密棗的位置。 又記得小時候跟家人到西餐廳,爸爸從餐桌上的一個鐵罐子中,拿出一小塊白色正立方體,他説這是方糖,是喝㗎啡專用的。由於仍是小朋友的我不可以喝咖啡,所以便原塊放進口中。方糖的味道不太特別,就是砂糖的味道,不過我喜歡方糖在囗中的變化。因為口中的濕度和溫度,令本來四正有形的方糖,變成毫無性格的一堆砂糖。雖然味道一般,但小時候都以為方糖是只會在西餐廳(不是茶餐廳)才找到的,所以有一大段時間我都視方糖為高級甜食。 現在長大了,這種隨手隨時可吃的甜已經不再是蜜棗、冰糖、方糖。取而代之的是無限量的朱古力,和近年極愛的大瓶Nutella。想吃甜的時候,隨便拿個匙羹,往Nutella的瓶子裡挖一口放進嘴裡,分量剛好,心滿意足。 對於一眾愛嚐心思手工賣相精緻的甜品粉絲,我這樣吃甜,應該是很粗暴了。 ​

#文字練習 #happywriting #nutella #dessert #糖水 #thoughts

0 views

CONTACT JO - Email: iamjoleung@gmail.com

© 2020 by Jo LEUN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