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練習之死因


文字練習之死因 一直都知文字和說話是自己的死穴,但從來都沒有十分注意如何改善,又或者跟本不知道死因何在。直至前幾天我跟朋友仔經過麻雀館,我看到在牆上裝飾的麻雀,由心而發的說了:「曄!D麻雀無嘢好靚。」五秒之後朋友仔的説話震驚了我一千五百萬億個大腦細胞,並拆解了我表達能力差的部分玄機... 他指出,我所欠的是形容詞,只用「無嘢」來形容,比較空泛,假如不能與視覺配合,別人是不會明白我所謂的「無嘢」是甚麼。所以我應該說:「呢D麻雀無上色,純白,好簡約,好靚呀!」把「無嘢」轉為一些比較具體的形容詞,即使看不到,別人也可以想像到我要表達的「無嘢」是甚麼。 回想平日與別人談話,也沒有特別的注意用詞,很多時遇到很難形容的東西時,通常都是用「聲效」或隨便創作一些我以爲別人會明白的字句便算,雖然朋友們大都明白我的意思,但都有不少經驗是對方要旁敲側擊才知道我表達的是甚麼。身為創作人,雖然文字不是我創作的媒介,但經常詞不達意,始終有礙思考。現在知道死因何在,要改善的話,起碼可以從形容詞開始。


0 views

CONTACT JO - Email: iamjoleung@gmail.com

© 2020 by Jo LEUNG.